揚棄地標的隱士巨匠》與自然合一,淨化心靈的禪風殿堂
回望大師經典 Part 1

2018-7-12

由大師一手設計的旅店,無論是建築外觀、室內氛圍、家具,甚或是燈光擺放的位置,都是融入自我意志和靈魂的經典之作。

只是時至今日,為了應付紛雜的商業考量與七嘴八舌的投資者,這樣大膽的做法已少之又少,即便在過去,也是鳳毛麟角。

然而若非大師中的大師,又如何讓人心悅口服的交付所有?這些作品已經成為設計界的典範,也影響了現代生活的品味和趨勢。


二○○九年當建築大師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獲得普立茲克獎時,評委會主席便盛讚他的建築對地域、本土文化遺產和建築史的尊重,「他擁有靈巧的雙手,從雪松木瓦到噴砂玻璃,使用的材料都體現著天然的獨特氣質,這氣質使建築具有了永恆性。」

在沃爾斯溫泉浴場旅店(Hotel Therme Vals)就可以充分感受到,這個他花費十年時間打造出來的「慢建築」,四周是純樸的木屋小鎮和夏季時綠意盎然的阿爾卑斯山山脈,建築結構已嵌入山坡,頂部也被鋪了一層綠草,因此外觀上已和環境相融,需要花點時間才能看清其面目。到了冬季,白雪皚皚,就更摸不清旅店的模樣,如隱形一般,那麼自然而然的,沃爾斯溫泉浴場旅店便是這高度一千二百公尺山谷中的一分子。

全世界最美麗的溫泉

我曾在威尼斯雙年展中意外碰上卒姆托,向來低調、終年隱居的他竟出現在設計師酒會上,真是件比設計展本身更令人雀躍的事。聚會上人聲鼎沸,大多數的時候卒姆托總是沉默,衣著樸實,然而那修士一般的寧靜氣質,讓卒姆托猶如籠罩一層祥和微光,銀白頭髮的他目光深邃,彷彿不屬於這塵世中人的狀態,使他既神秘又顯眼,更讓我對他的敬佩更進一層;原來無須語言,也可以影響巨大。

卒姆托的設計也就如修行,不追求吸引大眾目光的特殊造型,而是吸取自然界的靈魂精華,追求深沉的真實,轉化為建築物的軀幹血肉,提供純粹而靜謐、又充滿張力的空間,成為人們尋求心靈平靜的美感殿堂,讓建築不僅是獨立而孤傲的個體,更接近禪宗的氛圍狀態,與人心真正聯繫起來。

事實上,旅館和溫泉浴場便位於當地片麻岩採石場的原址上,卒姆托堅持盡可能只做小規模建設,不破壞當地寧靜,資源和投資也多來自在地,更不刻意追求建築物的標誌性,維持低調。從一九九六年這座「全世界最美麗的溫泉」完成後,已然成為這山谷小鎮裡的靈魂主角,不僅每年吸引慕名遊客前往,當地人也常將此處當作社區活動中心,在居民生活上,它也扮演起教會似的身分。

安藤忠雄也參與翻修

卒姆托在親身為旅店房間翻新時,創作了純藍、純紅與純白的房間,有些不似他過往只截取自然原始元素的性格,然而那樣有些前衛的藝術做法與傳統山景也無衝突。我入住其中只覺得眼前的窗景更為迷人,紅色房間如透著木燒火爐一樣溫暖,白色則和雪景充分映襯,簡單的布局表現理想的家居生活,沒有過分累贅之物,令人把心思充分放在眼前的自然美景中。近期沃爾斯溫泉浴場旅店已更名為7132 Hotel Vals,大多數的房間經過翻修,只保留數間卒姆托的客房。令人興奮的是,二○一七年旅館完成增建出名為「House of Architects」的新部分,由包括湯姆.梅恩(Thom Mayne)、安藤忠雄和隈研吾與卒姆托合作,延伸其設計精神和使用的天然建材,創作大廳與全新房間,有點大師向大師致敬的意味。只不過私心認為若能完全交付卒姆托會更加完美。

我入住的房間Mayne Room四周牆面和天花板就是粗糙的片麻岩岩石,中間佇立著如電話亭般的黃色半透明物,竟是衛浴間,相當令人驚豔。Spa區則仍維持著卒姆托的原創風貌,使用了當地開採出來的片麻岩,經過打磨切割及拼接處理後,如會呼吸的建築肌膚,加上夢似幻的燈光,打造出廟宇似的靜謐氣氛。游走其中,是種精神靈魂被昇華的絕妙體驗,就算我連手指頭沒有碰觸到任何東西,都覺得灰色石面正撫慰著我,如柔軟至極的大床。當溫泉水敲擊石面,會發出清脆如鐘的樂音,仿若僧人吟誦詩歌。浸泡其中,緩緩鬆懈每寸緊繃的肌肉,如被溫暖的大自然羊水包裹,徹底釋放出生後所累積的愛憎痴怨,回到最原始的狀態。

建築與人性之間,原來可以如此親密。


☛想看更多文章嗎?點擊訂閱alive旅遊週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