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東方快車
復刻鐵道迷心中傳奇 熱帶國度裡的歐式風雅

2017-4-6

「推理小說女王」克莉絲蒂於一九三四年推出的《東方快車謀殺案》,翻拍成無數電影與劇集,今年底,由強尼戴普主演的同名電影也要上映,再度引發話題。其實,早就沒所謂「正宗」東方快車。現今最著名,穿梭於倫敦與威尼斯的辛普倫東方快車(Venice Simplon Orient Express)是「復刻版」;其設計師亦負責打造亞洲東方快車,兩條路線由同一團隊經營,我們因地利之便,免去長途飛行折騰,在東南亞就能體驗西方名流的高級享受,是豪華列車旅行的極佳入門之選。

亞洲東方快車於一九九三年九月開通,往返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三地,三國政府都為這列豪華快車修改法規,調整其他火車時刻表,以便讓它在白天時行經泰國桂河大橋、華欣與馬來西亞檳城、怡保等最佳風景區。我們從新加坡兀蘭火車站出發,月台上多為歐洲旅客,零星的東方人,是來自日本的鐵道迷,而我,則是唯一的台灣代表。


比郵輪更奢侈的親暱感

飛機發明以前,在幅員遼闊的歐洲與美洲大陸移動,必須搭火車,直至今日,鐵道文化仍深植於歐美人心中。同行外籍旅客多為經濟寬裕的飛行常客,難得找到時間放空,卻不約而同選擇了鐵道遊。我好奇,這列車一路搖晃,雖配備高檔臥鋪,頂級房型仍不如五星飯店寬敞,是否能符合他們的要求?在新加坡經商的德國人穆勒說,「飛機坐到煩,郵輪一艘塞幾千人,設施多到沒必要,我不喜歡。火車房間雖小但相當舒服,適合和心愛的人窩一起,這樣的親暱感才叫奢侈。」七十八歲的美國弗林先生,近十年來,幾乎都是搭乘火車旅行,「以前總想趕快抵達目的地,後來我發現,慢才看得清楚、深刻。在火車上,回憶是最好的旅伴,重要的是,我學會如何與自己相處。」在停靠景點中,除了下車看看老兵父親常提及的桂河大橋,去墓園向罹難者致敬,他打算全程待在車上。

亞洲東方快車僅有一節車廂提供Wifi,訊號也不穩,同行媒體有的抱怨,我卻認為是優點,製造人與人之間更多交流機會。我最喜歡晚餐前等待入席的時間,乘客穿戴整齊,在酒吧圍坐聊天,七十五歲的老琴師彼得經常改編各國名曲,逗笑大家,某晚一位日本女士更隨著琴音,獻唱了家鄉民謠。一位搭乘過歐洲東方快車的英國旅客表示,自己更喜歡亞洲版的「高級但不擺譜」,身處熱帶國度,感覺也不那麼拘束。

在這列平均時速六十公里的「慢」快車上,大多數人沒在做什麼,點杯雞尾酒、抽雪茄、放空欣賞風景,睏了打個盹或來場腳底按摩,加上一天共四小時的法式午、晚餐,若你熱中於追求性價比高的深度旅遊,這般閒散氣氛,恐怕要令你心慌。或你能換個角度想,如那支打動無數人的電信廣告所說,世界越快,心,則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