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極境 魔幻之夢
隱居比台灣大18倍的荒漠,追尋最奢侈的寂靜盛宴

2017-3-30

清晨,航班抵達杜拜,一刻不停留,隨即專車上路往郊外奔馳。飛快穿越兩旁林立高聳的摩天大樓群,房舍人煙漸稀,周遭景象也越見空寂。而且,越是深入內陸,越是草樹皆稀。

車行數小時後,越過蓋斯爾阿薩拉沙漠度假村(Qasr Al Sarab)地界,終於連礫石枯草都少見了。成片黃沙如海如山綿延向天際,有的高若峻嶺崇山,有的坡陵起伏如濤浪,光澤平滑如絲絹,烈陽下閃著紅黃橙橘深深淺淺顏色與光影……。腦海裡不知描摹勾勒多少次的絕景,每一瞥每一望,都屏息心動不能自已。

這是,魯卜哈利(Rub' al Khali),世界最大沙體沙漠,廣達六十五萬平方公里(約台灣總面積十八倍),橫跨沙烏地阿拉伯、阿曼、阿聯、葉門等國,占阿拉伯半島四分之一面積。

《星際大戰7》取景地

魯卜哈利,意為「空白地帶」,一如此稱,絕大部分是寸草不生的蒼涼沙原、沙丘,高者甚至可達三百公尺以上。這個連游牧民族貝都因人都極少出沒的人跡罕見區域,卻因徹底空絕景致,早成極境旅者們心目中的勝地。尤其二○一五年,舉世矚目大片《星際大戰7:原力覺醒》以魯卜哈利中的利瓦(Liwa)綠洲區為電影主要取景地,更使這裡的美景加倍深入人心。

而我,憧憬魯卜哈利已然多年。我總相信,在那兒,有著我此生不斷迢迢追尋、刻骨銘心的極淨和寧靜。而今終究等到合心意的旅館出現,才真正起心動念,啟程出發。

我們選定的是旅館集團安納塔拉(Anantara)旗下的蓋斯爾阿薩拉皇家行宮泳池別墅(Royal Pavilion Villas by Qasr Al Sarab)。安納塔拉二○○一年發跡於泰國,在頂級旅館圈屬後起之秀。早年偏小品,後來版圖與規模、等級均飛快提升,至今全球有超過四十個據點;特別在中東與馬爾地夫一帶更時見大器之作。其中阿布達比的蓋斯爾阿薩拉便屬極具知名度的代表據點。

蓋斯爾阿薩拉位在魯卜哈利精華景區的利瓦綠洲,與臨海城市相距好幾小時車程,旅館周邊幾無生機。故從建造以至日常營運、維護都是驚人手筆。對此,出發前曾在CNN網站上讀到一篇文章,說光是勉力維持不被日日月月之漫天塵沙吞噬,且還能屋內外時時光潔如新,便已是無可想像浩大工程。但也因位置與規格非比尋常,自二○○七年開幕至今,仍是此地首屈一指的頂級沙漠旅館;園區內甚至還有特別為王室成員保留的專屬度假別墅,更添傳奇色彩。

那日,一近蓋斯爾阿薩拉,當下便覺驚嘆——「海市蜃樓」(蓋斯爾阿薩拉此名原意);不負其名,旅館建物群果然宛若一座沙漠城市般傲然雄踞綿延,豔陽下荒漠上,沙光沙影映照間,恢宏壯闊、美如幻影。

建築形式擷取古代阿拉伯沙漠城堡為意象,拱門、長廊、堡樓、城垛、風塔、屋舍、中庭、露台、庭徑……,錯綜堆疊。最令人興味盎然是客房區,彷彿城堡內苑裡漫遊,徐步其間,每一兜轉每一角落都有新風景。特別一律以在地特色的高聳厚實、紋痕畢現黃泥土牆塑成,白日高溫灼灼,四周悄無人跡,唯見沙漠烈陽於壁上各處投下對比鮮明的亮光暗影,更添靜謐。

然再一細看,卻絕不僅只這黃泥黃土單色風致;流溢於室內外,還有典型伊斯蘭風格的高闊空間尺度,以及精巧雕刻、織品與家具家飾,交織點染成十足頂級旅館身段的華美風範。

當然,最奢侈當屬這荒蕪乾漠裡豐饒太過的綠意,以及簡直不可思議的巨大泳池和處處水景流泉。水資源無比珍貴,當然是精心引水、重複循環再利用的結果;因而逼人炙旱全消,池畔流連,看水光瀲灩、聽水聲潺潺,每有忘卻此刻究竟身在何處的驚奇與恍惚。

遺世獨立的沙漠宅院

若說蓋斯爾阿薩拉是沙漠城堡,我們所入住的皇家行宮泳池別墅,更像一座貴族別宮宅院。皇家行宮泳池別墅是二○一四年落成的分館,距主建物僅約一公里。偌大區域只設十座獨門獨院獨棟私人泳池Villa,且有專屬公共休憩區域;比起兩百多間客房的蓋斯爾阿薩拉來,無疑更寬朗、也更私密僻靜。且只要搭上高爾夫球車,才幾分鐘時間就可享用主館的多樣設施與餐廳,非常方便。對怕擠怕吵怕人多、只肯入住超小型旅館的我來說,足可不與人鄰、徜徉於這遺世獨立氛圍中,安心從容不少。

整體形貌設施也絕對是蓋斯爾阿薩拉的升級版。從公共區域到Villa,與主館相較,空間線條更洗練優雅,雕飾更精致,質感更細膩、潤澤生光。樣式風格則一派優雅雍容,與中東大多數同級旅館令人眼花撩亂的鏨金砌玉五彩輝煌大相逕庭,甚合我心。

極欣賞客房浴室,我素來最偏愛的對稱設計,格局寬朗、動線流暢,還高明採入明亮天光,是耐得慢騰騰梳洗沐浴泡澡的地方。但最惹人留戀的,則莫過於私人專屬之戶外庭園區了。東南亞豪華島嶼度假Villa尺度,開闊宏大,泳池、涼亭、餐桌、長椅與茵茵草地一樣不缺;但眼前景致可不是海,而是遼闊無邊際魯卜哈利沙漠哪!

所以,從來一入此類旅館便宛若遁世隱居的我,因這荒蕪與寂靜壯美均空前,清晨或黃昏的體驗活動外,其餘時間遂比以往更沉潛少動;園裡池畔蔭下榻上慵懶躺倒,一杯冰茶一本書……。其實連書也看得慢了,大多數時間,就光是凝望,望從朝到夕,分分秒秒,沙漠的多端變化:

一早,晨間曉霧於灰藍天色下如紗帶般沙丘間嫵媚穿飄,而後一點一點散去,天與沙慢慢轉成豔藍與淺金亮黃。中午不肯遠走,請旅館安排在別墅大廳畔亭簷下吃飯;這時刻,整區空淨只我們獨占,天氣熱不宜多食,只簡單點來二、三清爽菜餚、一杯粉紅酒,靜觀,日中高掛晴陽下,整沙漠白花花成一片亮燦。

午後,房裡一個小盹兒醒來,翻身從白紗簾隙朝外瞧,陽光偏斜了,窗外顏色轉成深金泛著橘光的金黃,沙丘側與沙紋上的暗影變得清晰立體,煞是好看。趕緊起身來到主館區,在泳池旁酒吧拎一瓶啤酒,脫去鞋子赤足往外走。一路攀上沙丘高處坐下,悠悠等候,一輪圓日緩緩吞沒沙漠下,天與沙一齊從橙黃到橙紅、幽藍、而後黝暗;接著,漆黑大地上,漫天星光和這方與那方的點點華燈,閃閃上下兩相輝。

「海市蜃樓」。這幾日,我總是不斷想起蓋斯爾阿薩拉此名;只因這點點滴滴時光,每一瞬每一刻都太過魔幻,彷彿轉眼便如夢如影倏忽消散。

是天地與人聯手造就的,既離塵絕俗出世、又絕對奢華入世的魔幻。享樂旅館多年,眼見身歷無數,遍住多少民宿,依然深深震懾讚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