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新峇里
直擊日本頂級旅館之王 款待精神的南洋挑戰

2017-3-9

虹夕諾雅系列皆由日本建築師東利惠設計。她拜訪峇里島印度教寺廟與村落民家,設計出擁有傳統茅草屋頂、河水流經的建築,卻仍保留了日式元素與星野美學,例如這個日式拉門。

常在全球最佳度假島嶼榜上有名的印尼峇里島(Bali)並不新鮮。新鮮的是,今年一月底,出現了第一家由日本頂級旅宿集團進駐的旅店。

它是虹夕諾雅峇里島(Hoshinoya Bali),是星野集團繼輕井澤、京都、沖繩、富士與東京後,所開設的第六間虹夕諾雅,也是第一家跨出日本的海外旅店,顯示星野集團欲進軍世界指標城市,打造國際旅館品牌的野心。

順應在地的三界和諧

抵達虹夕諾雅途中,車子開進蜿蜒的鄉間小路,經過綠油油的稻田、錯落的傳統紅磚民宅與廟宇,野狗慵懶散步……,一度懷疑,是否車子開錯了路?這兒會有旅店嗎?直到推開大門,這才發現,裡頭竟藏有遼闊溪谷。叢林圍繞,咖啡屋由七個懸在河川上方的高空露台組成,充滿奇幻飄浮感。僅是幾尺之隔,我們從峇里島的日常,墜入另一種世界。

星野一向善用「非日常」概念,捨去電視時鐘,創造旅客非日常生活的氛圍。「連迎賓儀式或接駁,都成了一種體驗,」梁旅珠說,她曾造訪虹夕諾雅京都,搭船隻入館,透過非日常的儀式,重現古代貴族水邊私邸,深入世外桃源般的嵐山深處。

虹夕諾雅峇里島創造的結界,根基於峇里島哲學思想「幸福三要素(Tri Hita Karana)」,尋求人、靈界與大自然三界和諧。名列世界遺產的蘇巴克(Subak)就位在此處,是峇里島發源於九世紀的稻田水利管理系統,由占地一萬九千五百公頃(約六千六百個小巨蛋)水稻梯田與水神廟組成。千年來,蘇巴克支撐並澆灌著梯田,稻米作物成為神靈贈予的禮物。

被世界遺產梯田環繞,虹夕諾雅亦被水包圍。擁有「神聖河川」之稱的帕克利桑河(Pakerisan River)支流潺潺流淌,流經旅店。在餐廳用餐,也聽得見淅瀝嘩啦的水聲,成為天然環繞音響。


峇里島人是愛水的,尤其神聖的水。距旅店車程不過十五分鐘的聖泉廟(Tirta Empul),常有許多峇里島人帶著孩子,沐浴聖水池之中,誠心祈福。虹夕諾雅也搭了長達七十公尺、像小運河的泳池。泳池連接著一間間別墅,游著游著,就游到別人家門口了。和一般私人泳池相比,這座運河泳池顯得隱私性不足,卻有趣的結合了兩國民俗,像峇里島人沐浴聖水,也像日本人共浴泡湯。「虹夕諾雅是面對聖河的村落,印尼文稱為Banjar,指人們共同生活的地方。」虹夕諾雅峇里島總經理伊藤靖兼說。

我找當地員工蒲圖(Putu)當小老師,教我製作峇里島人祭祀祈願用的供品Canang Sari。蒲圖熟練的翻摺椰子葉,用細竹枝固定,做成方形小盒,小心翼翼放上香蕉、白米,再撒上花瓣。「花是美麗的心,」蒲圖對我說,「也代表神明乘著花朵降臨。」最後放置一塊餅乾或糖果即大功告成。我們恭敬端著Canang Sari,來到旅店深處的寺廟,供獻給神明。

日式分子重組實驗

這兒結合峇里島熱帶外皮,和日本精緻內骨。梁旅珠說,星野善於結合當地環境與文化特色,創造在地體驗。她比喻,若日本傳統湯宿為傳統料理,星野則為分子料理,拆解日本元素,重新創造新鮮與驚奇。於是我看到一場含蓄的分子重組實驗。房間設計帶有日風,空間偏小。簡約的日式櫃子旁,掛著一幅描繪峇里島日常的壁畫。拆解日式傳統旅館元素如:木屋、和室與迴廊等,成了鋪在木製低台(而非床架)的床鋪、別墅外幽靜走廊……,融合於高聳衝天的椰子樹、用當地神聖之草「阿郎—阿郎(alan-alan)」茅草搭建的花園露台。

拆解日本、峇里島元素後重新組合的魔法,在餐桌上發酵得最好。「一般峇里島料理沒有套餐形式,」料理長三山口誠說,「我們希望推出具有現代感的峇里島料理,以日本料理技法相呼應。」

香蕉、茄子與鵝肝化做田樂燒,佐檸檬葉高湯。牛排套用日式鐵板燒發想,搭配卻是峇里島佐料,包括海鹽、結合黑豆醬與番茄醬的辣醬,以及花生醬,三種截然不同風味,展現峇里島香料特長。一道端上餐桌的傳統印尼雞湯(Soto Ayam Soup),竟然搭配馬來粽和日式麻糬,嘗起來頗像是蘿蔔糕加鹹粥,略帶嚼勁,且充滿鹹香。酒酣耳熱後,我已分不清自己究竟在日本,還是峇里島。

或許因為才剛開幕,虹夕諾雅峇里島的原創活動稍嫌不足,上了一堂清晨瑜伽課,跟著當地達人走訪世界遺產的我,原本期待能有更多有趣的體驗。但無妨,熱帶島嶼的時間悠長,在此停留的時間,我常常聽著蟲鳴流水聲,盯著雨季落下的偌大雨滴,享受大自然的淘洗。清晨五點,讓隔壁村民的公雞清脆雞啼將我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