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視倫敦的旅店

2016-4-7

欣賞一座城市可以有千萬種角度,然而居高臨下的視野,總是最令人心怡嚮往的。這幾年倫敦的天際線有了新的地標「碎片大廈(The Shard)」,這個歐盟最高的摩天大樓在未完工前,就引發了眾多矚目和爭議,有人認為它增添首都前衛風采,是進步象徵,有人卻不滿其把倫敦傳統氣勢凌人的踩在腳下,破壞傳統美感。我是欣賞那建築完成的高難度和理想,以及新舊並存的風光,千年倫敦仍不斷勇於變化,至少這勇氣也值得褒獎。重點是,對我而言,又多了個入住倫敦的全新方式。

從外觀看,那由義大利設計師倫佐‧皮亞諾(Renzo Piano)主導設計的摩天大樓,由一塊塊玻璃拼成,有點像是印地安人的錐形紮營,或瘦長版的金字塔,而那外表一格格一萬多片玻璃格窗,又看似倒轉的冰淇淋餅乾甜筒。其實「碎片」這個稱呼,是因其建料大多數來自其他各方被拆掉的建築,是一點一滴回收再利用的碎片,再加以拼貼出一座完整的垂直城市。

雖說是陌生的嶄新建築,進駐碎片大廈裡的旅館卻是源自香港的香格里拉酒店,讓人多了分熟悉感。果不其然,酒店設計融合中西文化,服務態度更多了東方體貼入微、謙遜柔軟的特色,和英式客套又有所不同。香格里拉酒店曾為入駐倫敦拍了紀錄片,而我剛好在飛機上觀看到,其中十分看重培訓當地員工的心思。

旅館隱身在大廈的第三十四至五十二層之間,並不占據最高部分,我的房間也只是位於三十多層的普通房間,但天氣晴朗時已足以飽覽城景,監看泰晤士河上漂流來往的一切。而這樣的高度也是好的,可以遠觀,街道細部也還能清晰,低頭便能見到倫敦不同時期的建設夾雜,新舊百態,甚是有趣。太高則如與世隔絕,景觀雖壯觀卻嫌不夠立體。

大樓下方就是倫敦橋火車站及交通轉運中心,非常方便,但其實聖保羅大教堂、國會大廈區就在旁邊,短時間也就可到達遍覽倫敦精華中心,漫步泰晤士河畔與倫敦塔橋。入住此處,我幾乎不搭公共交通,皆以步行漫遊。

在旅館裡兩天,我大多數的時間也在房間窗邊徘徊,想像整座城市就是眼下的活動模型,每一幢著名建築物都原形畢露的任我指指點點品頭論足。房間內的陳設與布置如何精心,絕對都比不上外頭活色生香的現實舞台精彩,尤其倫敦天氣變化多端。房間內甚至貼心的在個仿古小皮箱裡準備了望遠鏡,方便人更仔細窺視,是件驚喜之物。

入住期間我也從不拉起電動窗簾,早上任由陽光灑落當自動鬧鐘,深夜四周如鏡面反射室內光線和影像,也別有進入時光隧道般的趣味。

一到晚上,地面繁星點點,車流如銀河,浴室澡缸就在一大片透明窗邊,身體浸入暖水,我便飄浮在夜景之上,城市的繁囂與我近在咫尺,又毫無相關。在城市中度假的境界,也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