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園尋夢 一代文人與建築大師的理想園林生活
春遊南園 Part 1

2018-4-26
來到台灣最大的園林建築「南園」,能一享在亭台樓閣裡聽琴的遊園之樂,也可另外付費預約茶席。

驅車來到新竹新埔,沿著公路轉入蜿蜒小徑,曲折狹窄的山路,幾乎只容一車通行,兜兜轉轉半小時後,眼前豁然開朗,一個隱身在山林幽谷中的磅礡園林忽現眼前,亭台樓閣、堂榭廊橋,依著山水層疊錯置,一場現代的桃花源探密之旅,就此展開。

這座遺世獨立的庭園,是The One南園人文客棧,面積廣達二十七公頃,相當於十三個板橋林家花園,不僅是台灣最大的園林建築,也是華人地區可供住宿的最大園林。

一九八五年落成,前身是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退休之所和報系員工度假中心,曾接待過前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及前蘇聯總統戈巴契夫等國際政要,喚作「南園」,正是取自王惕吾父親王芾南之名。

南園是建築大師漢寶德的得意之作,融合江南庭園和閩式紅磚的建築風格,巧妙連結王惕吾從浙江來台落地生根的人生寫照。隱匿低調的園林,因長年未對外開放,總蒙上一層神秘面紗,直到二○○八年由The One接手經營後,將之化為現代人文旅宿,才讓更多人得以一窺南園風采。The One執行長劉邦初指著園內一把實木椅笑著說:「現在看到的家具都是三十年前的,這個座位可能很多重要人物都坐過;當你身處這個空間,就好像走到歷史的集體記憶裡。」

南園雖以江南園林為本,但納入周圍壯麗景觀的大器格局,即使在中國園林中也屬少見,成了獨特之處。傳統江南園林多為達官貴人所建,與平日住宅相連,大多在人口密集、地勢平坦的城內或緊鄰城郊,面積有限;南園卻因位處山谷,四周山巒疊嶂、古樹參天,還有大片草坡,景致更加開闊。

漢寶德就地取材,向窯廠訂製傳統閩式紅磚,如此無邊綠意再加上大量紅磚點綴,對比傳統江南園林的灰瓦白牆,不僅多了分熱鬧與明朗,還帶有台灣特有的雅中帶喜風味,造就新形態的園林美學。二○一五年,日本弱建築大師隈研吾以新竹的九重山為靈感,用七百三十八根檜木交錯榫接,在南園打造台灣第一件作品「風檐」,更成了兩代建築大師的對話。

木造建築的當代美術館

曾任南園設計顧問暨美術總監的設計師陳俊良,回想第一次進入南園的情景:「我的天呀!真的是一個世外大桃源,在遙遠的山谷中,居然有這麼一座完整園林,甚至稱得上是一座『山城小鎮』,這是台灣少見的景觀。」他接著說:「南園最大的特色在於,格局夠大器,自然保護夠完整,南園最美的地方不僅止於地上建築物,還有整個園子裡的綠意盎然。」

園區裡景致最好的地方,莫過於最高主建築「南樓」。這裡是王惕吾生前接待貴賓和休憩居住之所,樓高三層,頂端的十字屋頂,是漢寶德模擬宋元古畫中的建築而設計,全台僅此處可見。南樓可俯瞰全園景致,與樓外相連的「南亭」,更是全園的風水精華之地,天氣好的時候,甚至能望見遠方層層相疊的九重山峰。

南園以台灣檜木為建材,即使過了三十年,樓閣內的檜木依然飄香。當時動員上百名工藝精湛的木工師傅與雕刻藝師,以獨特榫接工法建成,許多建築人將南園視為「木造建築的當代美術館」,其中最不能錯過的,就是園內拐了好幾個彎的「蛇廊」。

這種迂迴走廊,是傳統園林常見的建築技法,透過曲折迴轉的廊道,放大空間感。劉邦初指著蛇廊頂端宛如倒U字形的彎曲結構說,檜木材質硬,每塊木頭的乾燥係數也不同,用高溫烤彎時非常考驗師傅技術,又因為蛇廊彎曲角度不同,還有高低落差,難度極高,「就連隈研吾看了也很佩服。」

可遇不可求的創作機緣

漢寶德生前多次提到,園子主人給他充分的信任與發揮空間,讓他放手雕琢出心中完美園林。他在《我與南園》一文中說道:「我很難想像這一個夢境的實現,我何其幸運,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完成了也許是計成(明代造園家)或李漁(明末清初文學藝術家)所期盼而不得的機會。」

也因此漢寶德對南園中的寸尺土地無不刻意經營,就連細節也很講究,門有月形、瓶形,窗有蝴蝶、書卷,漢寶德捨棄現成圖案,所有樣式皆親手設計,既有吉祥意喻,也成了遊園時,不能錯過的精彩小細節。

比如傳統木造建築,會在屋外山牆懸掛「懸魚」,以魚、蝦、蟹等象徵圖案,讓火神不敢靠近。漢寶德卻為南園每棟樓閣設計不同樣式的懸魚,有銅錢、花瓶、書卷,甚至還有王惕吾喜愛的高爾夫球桿,及台灣難得一見以人臉為造型的彌勒佛懸魚。「相比蘇杭園林受限空間『移步借景』;南園卻是『角落美學』,處處營造一方天地。」劉邦初說。

東方氛圍歇心之境

以一個處於現代空間的古典園林來說,南園是幸運的。三十年前,遇到全權放手的園主人和技法精湛的建築大師;三十年後,則有堅持保留原始風貌的經營團隊承接照顧,完全不改格局布置,讓南園之美跨越時空,完整呈現。

「我認為這裡真的是當代建築沒有牆的美術館,接手時,我便盡可能保留漢寶德教授原來的想法,讓南園原來的靈魂復舊如舊。」劉邦初找回原建築團隊,循古法修復,甚至連拆下來的檜木舊料,都重新轉化為房間裡的窗戶、鏡框和床榻。

他還特意將原本員工住宿的四十間房,兩兩打通,加倍的客房空間,讓旅人舒暢入住。劉邦初為不增加老屋負擔,捨棄了大規模裝潢,改以設計單品和家具,布置出素顏華美的東方氛圍,「理所當然、自然而然才叫設計,而不是人為造作,The One保留南園『剛剛好』的美,恰如其分。」陳俊良說。

在南園隨意找個喜愛角落待著,欣賞夕照、雨霧、山嵐,晨昏晴雨各有景致,讓人不由得放慢腳步,心也就靜下來了,「完美旅程,『靜心』很重要,讓心休息,身心靈得到放鬆。」陳俊良說。這或許是劉邦初執意規畫歇心之旅的原因,住客早上九點入園,從管家園林導覽,到參與人文體驗,接著品嘗新竹在地風土料理,夜晚享受黑膠音樂,沐浴在草本茶湯後入睡,於悅耳鳥鳴中晨醒,至隔日下午五點離開,用整整兩日來感受秘境。

歷經整修、四月中重新開幕後的南園,除補強硬體,也豐富遊園體驗,四季都有驚喜。今年春季與阿波羅畫廊合作,精選畫作,讓房間化為美術館;夏天舉辦探戈舞會;秋天打造莊園音樂節;冬天則有華人文學家俱樂部。這座山中園林,融合建築、自然和人文之美,獨有的歇心之境,正是它讓人回味不已的魅力。

☛想看更多文章嗎?點擊訂閱alive旅遊週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