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黑手」收藏家 分期付款把藝術品帶進傳產
汽車維修組件公司裡的抽象畫

2017-3-2

擁有一間藝術辦公室,是事業有成、上了年紀大老闆的專利?接下來的例子,要扭轉這樣的觀念。

黃麟今年三十七歲,進入藝術蒐藏領域不到十年,目前所擁有藝術品中,最貴五十萬元,而且是分期付款購得,每次購買作品前必考慮良久,沒存夠錢絕不亂買。他從事的行業與美無關,家中經營汽車維修手工具代工與研發出口,公司位於彰化一處工廠與住家的混建區域,附近鐵皮屋林立,這裡有人蒐藏藝術品?若非親眼所見,實在難以相信。

黃麟曾擔任某蘇格蘭威士忌的台灣區品牌大使,期間他接觸品牌舉辦的藝術駐村計畫,涉獵蒐藏,後來回老家工作,蒐藏品自然一起進入彰化辦公室。問題來了,過去辦公室擺設向來以老闆——黃麟父親的意見為主,黃爸爸也有蒐藏,但全是木雕、古玩類,「父母之前很反對,說看不懂當代藝術,我只好慢慢解釋」,黃麟小吐苦水。幸好時間久了,兩老聽出興趣,黃麟父親現在會主動為客人講解。某次幾位英國客戶來訪,黃爸爸指著一張台灣藝術家把平面和錄像壓縮在同一畫面的利物浦街頭照片,考他們和平常看到的景象有何不同?

呼應人與家庭的關係

黃麟蒐藏年資尚淺,但對於如何安置作品,他卻想得很深、很周詳。以四樓為例,主題是「人和家庭」,電梯門打開,一張兩個工人並肩站的攝影作品破題;轉個彎,一張大圓桌旁掛了兩只盤子,他解釋,「人是最複雜的,超過兩個人就會產生不同的關聯性,我父親以前和兄弟一起創業,我想帶出家族成員的互動;而圓桌充滿了回憶,母親退休前,我們會坐在這裡吃飯,外賓來也是,所以上面掛盤子,詮釋人與人的關係。另一件日本藝術家的創作,上面一個大「A」,呼應公司英文名第一個字母,公司英文名的則是取我父親台語外號的諧音,作品名《從A開始》(From A),符合父親創立公司的歷史,這些都是作品放好後才發現的,似乎冥冥中注定它屬於我。」


以往黃麟多專注於藝術和自己的關聯,去年底開始,把範圍放廣,為一樓增添了四幅畫作。「我一直很希望透過藝術為同事們創造更不一樣的氛圍,就整理了一樓最大的辦公空間,掛上四幅抽象畫,讓象徵大自然的藍色和綠色調劑辦公室的沉悶。」至於大家認不認同小老闆的藝術品味?美術設計陳小姐認為,自己上班的地方比別的公司美多了,一樓的藝術品讓空間裡多了感情,很溫暖;品管游先生則表示,大家想了解藝術品的意義,有簡介會更好。聽到員工意見,黃麟隨即轉頭提醒協助他整理蒐藏的幫手,「以後作品旁邊要放說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