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身鬧市的異想世界

2013-3-7


我認為這是鬼才設計大師飛利浦.史塔克(Philippe Starck)所設計的眾多旅店中,最精彩的作品之一,特別厲害!這家旅店位於馬德羅海港(Puerto Madero)地區,十九世紀時的船塢區內保留許多當時的紅磚舊塢,而Faena Hotel+Universe的前身便是一幢舊麵粉廠。一向大膽前衛,古靈精怪的史塔克,在這棟充滿歷史感的建築裡,淋漓盡致的發揮築夢者精神。

Faena Hotel+Universe裡可以看到史塔克經常使用的布幔,有些人因此批評史塔克是重複大師,但我覺得他雖然許多元素重複,每一次呈現在不同空間裡卻還是讓人覺得新鮮驚豔。旅館內部四處,我的房間四面牆,都掛滿了戲劇效果十足的紅色布幔,再加上金色與白色交錯的家具。這些囍宴上常見的老土顏色,在這個設計頑童手中,卻成為一點也不老土的藝術品。若將房間四面布幔拉起,配合曖昧光線,恍如落入超現實世界,讓人想起了大衛.林區(David Lynch)電影裡夢境般的場景。

走出大膽熱烈的紅色,旅店餐廳「El Bistro」卻是截然不同的雪白世界,牆面上掛著動物頭像的老把戲,史塔克卻異想天開的換置成陶瓷獨角獸頭,將炫富的殘酷裝潢化為充滿異想的遊戲。

我特別喜歡從我五○二號房間外望出的景觀,剛好一面是優閒的游泳池,一牆之外便是車水馬龍的馬路,一慢一快,一悠哉一庸碌,兩種不同的世界對比,游走於夢與現實。當午夜鐘聲響起,旅店裡的舞廳才正要開啟,現場Tango樂團演奏到天光。想真正進入夢鄉,腳步卻也不捨得離開那熾熱的節奏。

很奇怪,我問過許多住在倫敦的朋友,他們都有一個關於八○年代的共同記憶,那就是:Blakes Hotel。包括一個知名的女服裝設計師,當我向她提起這家旅館,她臉上立刻就透露一股曖昧的神情:「嘿!那就是我跟老公結婚前,第一次約會的地方。」由此可知,這家旅館在倫敦潮人心目中的歷史地位:它提供約(幽)會的地位。所以許多明星、知名設計師與藝術家等知名人士喜愛來到這個小旅館。

由英國殿堂級設計師阿努絲卡.亨普爾(Anouska Hempel)主理的Blakes,從外觀是一般的Town House(連排別墅)毫不起眼。然而,就如倫敦人悶騷的個性,Blakes的內部則是完全不同的彩色風景。五十二個房間各自不同。我住在它最便宜的單人房,房間很小,卻處處可見亨普爾對於質料的極度敏感。地上鋪著草蓆地毯和床鋪上觸感柔軟的針織床單,讓皮膚如做SPA般的舒服,連這裡的浴袍,織工和觸感都好極了,雖然一件就要一百二十英鎊,我仍忍不住買下來,衣櫃上的衣柄是以實鐵刻製成獅子頭型,十分典雅……。The Blakes再一次證明了,只要用心,小小的房間也能是極致豪宅。

它是全球第一代同時結合SPA與居住功能的旅店,也是我香港的避難所之一。

數年前,因為家中要重新設計的關係,曾經在君悅旅店的Plateau SPA房間連續住了一個禮拜,在這裡休養,做客戶的設計圖,甚至開會也就在這裡。

一天工作完後,就先在SPA水池裡選擇自己喜愛的浴鹽泡澡,到了十點半,便躺在日本Futon床上享受專業按摩師的手療,隨後根本不用起身,就直接帶著全身鬆弛的筋骨,陷入沉睡。這段期間,客戶若打電話給我尋問行蹤,我可以很得意的回答:我在香港工作,也在天堂度假!

現今擁有陽台的香港旅店十分稀有,特別是,數年前東方文華酒店封起陽台後,面對維多利亞港景觀而有陽台的酒店房間,就只剩Plateau SPA這裡不到十個房間了,珍貴非常。

每天清晨五點鐘我就會起床,到陽台上欣賞緩緩升起的日出,看著城市天際線間色彩的瞬間轉換,人工玻璃帷幕映襯著天然雲彩。

香港此時成了眼前的電影銀幕,而我是悠哉看戲的人。

《alive提醒您,飲酒過量,有害健康,未成年請勿飲酒。》

☛想看更多文章嗎?點擊訂閱alive旅遊週報!
  • 赤峰街

    小時候我念日新國小,我們鄰居們多是做黑手的,一下雨大

  • 蒙塵維納斯

    在台北慶城街的巷弄間,遇見這座看起來像是維納斯的塑像

  • 向前行

    坦桑尼亞是東非的一個以狩獵(Safari)著名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