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主義是退步

2017-3-30

近代歷史的發展中,全球化和自由貿易是很大的進程。然而,國家主義(nationalism)的勢頭最近在世界各地都很強。英國脫歐(Brexit)的事實,還有川普(Donald Trump)的政見都有強烈的渲染力。川普支持英國脫歐,主張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築圍牆並倡議提高移民門檻。在貿易方面他也強調「美國製造」,並應調高貿易稅收;蘇格蘭繼英國脫歐後又開始鬧脫英公投……連法國極右派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之總統候選人瑪麗‧雷朋(Marine Le Pen)都呼聲極高,極可能當選 。

回顧幾十年前的藝術界,是狹小且地方化的。西方人主要蒐藏西方藝術家的作品,而中國藏家關注的也局限於他們熟悉的塊面。藝術博覽會的展示內容與畫廊展商,也是非常區域性的。但是這幾年之間,藝術市場的規模以驚人的速度發展,並且變得非常國際化,這要歸功於網路的四通八達,功能強大的手機社群App(比如Line和微信)、Live Auctions,與滲透力強的雙語新聞。

有實力的蒐藏家開始拓寬自己的蒐藏視野與名單,他們會同時討論趙無極和德庫寧(Willem de Kooning));美術館也積極挖崛異文化的藝術內容以及異國富豪的捐助;策展人開始深入研究過去相對屬於地區型的藝術時期與運動,比如「單色畫」(Dansaekhwa,崛起於七○年代的韓國現代主義抽象風潮) ;畫廊也以「連鎖店」形式大肆在不同城市開張,比如高古軒(Gagosian);拍賣行也已經開始精選西方與東方當代的好作品同時上拍。藝術界的「疆界」的地理意義似乎越來越模糊,她的融合性和包容性有目共睹,這是全球化的果實。

試問藝術發展是否會和時
勢一般退步,回到國家主義的「在地化」呢?我認為不會。一旦藝術行業的習性在全球化風氣下底定,它很難回頭。能和世界各地藏家和藝術家認識交流多好!能同時在一個展會看到東西方作品匯聚,不是很豐富嗎?這也應該是人類政治環境發展的烏托邦遠景,只是,最近有不少衝擊需要過渡罷了。

張明

藝術門道

藝術收藏界重量級華人,倫敦泰特美術館(Tate Modern)執行委員會副董事長。多姆斯收藏(Domus Collection)創辦人、倫敦皇家藝術館(Royal Academy of Arts) 、紐約MoMA PS1董事與紐約Performa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