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東京才有的半島
GARY的一千零一夜

2017-6-1

既熟悉又陌生,是東京給我的印象。明明去過無數次,連複雜的地鐵線都幾乎背在腦海;然而次次到訪,卻還是能讓我興奮莫名,十足新鮮。所以有時就算我目的地不是東京,我也會特意找機會在那城轉機,多逗留一兩天也相當值得。

也就像是半島酒店,再熟悉也不過的經典旅店,每一次的相遇都像是第一次般令人悸動,從不覺得接近百歲的它Out of Trend(褪出潮流),反而如個老頑童似的既擁有厚實的生命履歷,時不時又冒出逗人會心一笑的新點子。

東京半島酒店就比鄰皇宮和日比谷花園,位居精華又可享有沁人寧靜綠意。這一次數天行程,我就不似過去般在地鐵站間奔波,僅僅待在以皇宮周圍漫遊。放慢腳步,想像自己就是附近居民,或許是個邊緣貴族,近中午才步出深居(旅店);閒來無事逛逛美術館,在公園裡河畔邊發著呆,日落後就找個巷弄裡的時尚酒吧填肚,光是如此就已十分幸福。

其實不出門也是可以的,我的房間窗景就是護城河與皇宮,和面對鐵塔妖嬈迷幻的城市景觀不同,那是一幅恬靜高雅又神聖氣派的畫面,兩者都代表著東京無可取代的美。

蜷縮在這裡靜靜飲一壺綠茶,嗑著旅店提供的精緻點心,去不去銀座購物或走訪最熱門的設計店都無所謂了,毫無多餘欲求的坐上半天都是無上享受。

在標準化中多一些不標準的突破,是近年來半島酒店保持品牌地位的秘訣。東京的半島酒店保有著許多傳統半島風格,但從一些小地方中,就可以發現一種與眾不同、低調細膩的東京魂魄。像是房間浴室中一處不起眼鑲嵌式指甲乾風機;或是桌上柳橙與漆器如古詩意境的搭配;走廊上汲取自然靈氣的和風雕塑;或是一部曲線完美、色系典雅的電動車;露天咖啡座上散發精靈氣質的行動餐車……,不用任何語彙形容,就能讓人由衷發出「啊,這就是日本半島」的喟嘆。這些事物發生在香港或是巴黎,都對不了味,唯有此處能夠體驗才能感動,別無他處。

每次入住東京半島都有驚喜,尤其是對於傳統與科技的融合運用,總是玩得深得人心。這次的新鮮事,就是旅店借用給我的獨家設計電動腳踏車。那造型簡直可愛得讓人想尖叫起來,流線金屬質感與墨漆搭配又令人百看不厭,我只能不斷壓抑想扛一部回香港的衝動。畢竟此物與東京才是絕配,放在其他城市都會失色。

若要出門,我總是騎乘著小小電動車代替步行,既貼地又輕鬆,若不想太過懶散也可以調整為自助踩踏模式,擺脫不運動的罪惡。只是我的行車技術不佳,所以也只敢在皇宮附近少人少車的區域騎乘。一路上,我覺得路上的人都在向我行注目禮,就算在東京,它也是個稀罕特別的存在。這個出乎意料、源自人性生活的行動服務,比起百萬皇家禮車,更讓我覺得尊貴獨特。

張智強

Gary的一千零一夜

香港土生土長,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EDGE Design Institute Ltd. 創辦人及執行董事、香港大學建築系兼任副教授、米蘭理工學院與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等客座講師。是首位獲邀參加義大利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的香港人,曾任飛利浦(Royal Philips)公司簡約形象(Simplicity Advisory Board)全球五人顧問團成員。

著有《My 32m² Apartment – A 30-Year Transformation》、《箱宅Gary Chang:Suitcase House》、《設計旅店Hotel As Home》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