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人的米蘭旅店

2017-5-4

藏身於米蘭的秘密花園甚多,就像是散落各處的拼圖碎片,就算是熟門熟路如我,都還是有許多未解之處。如果不是真的登門入戶,深入其中,也難窺見真正面目。

米蘭文華東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由四幢十八世紀的建築所翻新重建,前身為銀行,就位於繁忙時尚、精品聚集的曼佐尼街(Via Manzoni)和蒙特拿破崙街(Via Montenapoleone)就數步距離。寶格麗酒店(Bulgari Hotel)和亞曼尼酒店(Armani Hotel)是互相爭輝的鄰居,三間名牌旅店在此被我戲稱為米蘭金三角。開幕未夠兩年的文華東方酒店其實相當低調,要不是當地友人告知我也不知道其已經存在。

旅店有三個入口,都要從熱鬧大道上轉入僻靜小街才能尋獲,像是某個名流神秘俱樂部。打開門後,又是另一大千世界。

旅店裡的空間設計由安東尼‧奇特里奧(Antonio Citterio)和派翠西亞‧薇爾(Patricia Viel)這對充滿才華的夫妻檔主導,高雅理性而又溫馨,不用水晶燈等豪裝,就用講究上乘的自然材質、量身打造的布料家具和結合工業藝術的燈飾,以及深具心思的大地色彩配置,將穩重懷舊的古典氛圍與愜意現代家居元素巧妙融合。對設計師來說,這個項目也別具意義,他們就是米蘭人,要如何將一個源自東方的旅店放進屬於米蘭風格的深度,其實是個很大的挑戰。

我幸運的被升等到Executive Suite,面積不算太大(約莫六十平方公尺),看似簡單的布局卻令人感到尊貴且舒適,每一件物品的觸感都好極了,看來隨興卻是一絲不苟,將幾何線條運用得游刃有餘,就一如米蘭給人的感覺。

在米蘭最划算的用餐時段,就是六點到七點半左右的Happy Hour,是酒吧餐廳們百家爭鳴的狀態,免費美食大方放送,一家比一家豐盛。文華東方的Mandarin Bar&Bistrot提供的小食,無論色香味與分量上都讓人非常滿足,以類有機體形態的金屬盤盛裝,一大盤精緻的點心配半瓶香檳,成為我的晚餐已是剛好。不像香港,一般義大利人是不時興到旅店餐廳用餐的,然而當地的朋友告訴我,文華東方的酒吧與餐廳,現在已是米蘭人的聚會潮地。

特別的是,米蘭文華東方酒店還打造了兩間獨一無二的設計師房,靈感就來自當地設計教父級大師皮耶羅‧佛納塞堤(Piero Fornasetti)和吉奧‧龐帝(Gio Ponti)。入住自然要價不菲,我特意央求經理進去參觀,其中紀念著佛納塞堤的房間名為The Milano Suite,戲劇化的空間玩弄著2D與3D交錯的遊戲,以Riflesso壁紙的圓柱為中心,分隔出客廳與餐廳,經典夢幻的Ultime Notizie餐桌、Fly咖啡桌和Guscio沙發就置於其中,令人落入超現實的狂想世界,牆壁使用的綠色和壁飾,則和佛納塞堤在生前米蘭的家相似,加上胡桃木的運用又多了氣派,跳躍活潑又不失優雅,像個叛逆貴族。

旅店游泳池位於地下室兩層,相當隱密卻令人十分驚豔,就如古教堂聖殿般有著神秘肅靜的氣氛,藍色的池水如寶石般隱隱閃爍光芒,人們進入這裡就會忍不住放輕腳步與音量,像是身處告解室似的放下警戒與罪惡,只想安靜進行一場身心靈的洗滌療程。游完泳、做了泰式Spa,我才帶著滿身舒暢與淡淡花香,不情願的回到現實。

張智強

Gary的一千零一夜

香港土生土長,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EDGE Design Institute Ltd. 創辦人及執行董事、香港大學建築系兼任副教授、米蘭理工學院與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等客座講師。是首位獲邀參加義大利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的香港人,曾任飛利浦(Royal Philips)公司簡約形象(Simplicity Advisory Board)全球五人顧問團成員。

著有《My 32m² Apartment – A 30-Year Transformation》、《箱宅Gary Chang:Suitcase House》、《設計旅店Hotel As Home》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