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與懷舊並存的旅店

2017-4-6

除了香港,米蘭就是我停留過最多次的地方。許多人將那裡視為掌握時尚脈動的購物城市;我卻把它當作尋求心靈寧靜的秘密花園,是想逃家時的另一個家。比起五光十色的精品商店大街,隱身於轉角後、由戰火中重生的巷弄風情,其實更能代表米蘭。如低調而充滿故事的隱世貴族,要穿透其樸實外觀才見之內的無比華麗,無論處於何種時代都氣質非凡。

尋找米蘭最好的住所也須如此迂迴。就算它們的地址就在最精華地段,入口處和建築卻常是藏於僻靜後巷,如自成堡壘,隔絕於咫尺相鄰的熱鬧群眾,連聲音都進不來。馬特朱利亞旅店(Room Mate Giulia)也是這樣,明明對面就是觀光客必經的米蘭大教堂,卻是旺中取靜的一處綠洲;十九世紀的建築表面乾淨簡樸,裡頭卻大玩幾何與色彩、復古與現代混搭的設計遊戲。

設計馬特朱利亞旅店的是來自西班牙的派翠夏‧烏葵拉(Patricia Urquiola)。擅長運用顏色營造溫馨質感的她,這次更巧妙融合米蘭的沉著冷靜與巴塞隆納的大膽熱情,調和出冷暖平衡、沉穩與親切兼具的獨到空間。

我一眼就喜愛起房裡的綠色,讓人懷念起兒時到祖父母家受到溺愛的那種時光。以冷色調帶出懷舊的溫情和張力,但又完全不嫌老氣;家具的顏色、布料材質和照片掛飾也都相當用心調和。牆面躍出一抹鮮紅,是一盞造型特殊的燈,則將環境點綴得活潑多變起來,充分展現設計師收放自如的玩心。

室內配件們都看得出是精挑細選,甚至是身兼家具品牌Cassina藝術總監烏葵拉的自家產品。每一樣都成為環境設計的一部分;連盥洗用品包裝都是獨家設計,用黑灰白與橘色搭配出簡單又跳脫的效果,當然都被我搜羅回家。

設計師不用昂貴的材料撐起場面,衣櫥由打孔鐵架組裝,僅用簡單布簾做門,卻也營造出靈活輕盈且風味別具的空間畫面,做法聰明。若要挑剔,就是書桌上的那盞黑燈有型是有型,開關卻要摸索半天後,才知道是得左右扭動燈頭,考驗住客的機智和耐心。

房間多窗,窗外景觀是如時光停留在十九世紀的寧靜小巷,數步之外就是遊客如織的時尚大街,還有個可自由進出的開放陽台。只不過,當我正對於浴缸旁也有扇大窗而興奮不已時,往外望才發現浴室陽台屬於隔壁住客,格局奇怪,隱私成為顧慮。

公共空間中,我最愛流連在大廳休息區。復古格子條紋地毯和家具,襯上線條簡單的現代塗鴉掛畫,角落一個寫著「Happy Hour」的粉紅霓虹燈則收起了視覺焦點,看似元素複雜又恰到好處,隨興又個性十足!我差點就只想穿著條紋睡袍和舒服的毛拖鞋待在這喝香檳,度上數小時愜意時光,像窩在自己祖母的家。公領域與私領域的界線,在此處變得模糊。

跳Tone嘻哈青年與嚴守規律的老祖母共處一室,亦輕快亦莊嚴,以各自的品味輕鬆對話,便是這間旅店給我的感覺——衝突也可以是和諧。

張智強

Gary的一千零一夜

香港土生土長,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EDGE Design Institute Ltd. 創辦人及執行董事、香港大學建築系兼任副教授、米蘭理工學院與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等客座講師。是首位獲邀參加義大利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的香港人,曾任飛利浦(Royal Philips)公司簡約形象(Simplicity Advisory Board)全球五人顧問團成員。

著有《My 32m² Apartment – A 30-Year Transformation》、《箱宅Gary Chang:Suitcase House》、《設計旅店Hotel As Home》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