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隨時帶錢的旅店

2013-10-10

現代旅館競爭激烈,為了吸引注目而各出招數,它們或邀集設計大師發揮名氣和創意,或擁抱日下流行的環保意識,設法占據天下美景前線視野,抬出米其林美食餐廳畫龍點睛。當然這些都能讓人動心,但無論如何,我認為旅客們而存在的旅店,最基本的,就是服務的誠心。

我原本,對於三亞Intercontinental Sanya Resort酒店充滿期待,特別是它的建築,是由新加坡設計公司WOHA所打造。我今年才住過其在新加坡的作品Parkroyal on Pickering(皇家公園旅店),對於他們巧妙融合現代設計和原始生態的創作非常欣賞。因此趁著到三亞參與會議的機會,決心要去住住這個近期由WOHA完成建築設計的Intercontinental度假酒店。

近年來,三亞可以說是中國的夏威夷,是中國旅客火紅的度假勝地,自然成為各個頂級旅館的一級戰場。然而我對三亞多數旅館的印象,卻幾乎千篇一律:格局普通的房間前,有個種著幾棵棕櫚樹的大花園、大游泳池,然後就是大沙灘。Intercontinental在WOHA的營造下顯然不同,並再度演繹了設計師最擅長的生態建築和再生觀念。

建築本身是充滿聰明巧思的。旅館有三分之二的客房,包括我的房間,都如同獨立別墅般位在水池庭院之中,人們要通過橋道通行,每個房間都有私人的露天浴室,而因為W型四十五度角間隔的配置,各個房間都可以享受到廣闊的視野,充足的光線和自然海風,但又同時保有極佳的私密性,在沒有圍牆阻隔下仍互不干擾。從高空往下看,所有房間和水池聚合成了巨大水上綠花園景觀,整座旅館從點到線到面,都是賞心悅目的有機聯結。可惜,骯髒的魔鬼就藏在看不見的地方,特別是,當我掀開房間馬桶、看到黃色污漬的那一刻,就明白再一流的建築設計,沒有適當的管理,都會讓旅館淪為三流場所。

再走到原應要讓人心曠神怡的半露天私人陽台,那座墊上洗得褪黃的大片污塊,更讓我失掉度假該有的清爽心情。清潔上的失誤,還未讓我判此旅館死罪,畢竟我在其他五星級旅店看過更糟的,然而接下來的遭遇,可以說是我旅店生涯前所未遇的大爆點。

為了想洗刷房間內不悅的印象,我便穿著簡便到Spa去鬆弛一下,卻在療程結束後,被意外要求現場付款。「咦?我不是check in時,已付了保證金一千元人民幣和留下信用卡資料了嗎?」「Spa是一千五百元。」服務人員冷冷回答。「那麼按照慣例,就記在我房間帳上啊!」爭執了好一會兒後,服務人員丟了一句,讓我神經緊繃到再頂級Spa都白做了的話:「好吧,這次就算了。晚餐時要記得帶錢啊。」

在中國內地多不勝數的旅館經驗中,對於check out時被當面先「查房」才放人、把旅客當小偷般質疑的舉動,倒是已見怪不怪。但已付了保證金刷了卡,又得處處先付帳的情況,卻是讓我大開眼界,感到十倍羞辱,特別是發生在一間國際知名的連鎖旅館內。一個服務生的無禮舉動,便可以讓再怎麼窮盡奢華的旅店,光采盡褪。好的設計、奢華的設備、美味的餐點,都是為了服務人而存在的。忘了這點初衷,就是一間失敗的旅店。

《alive提醒您,飲酒過量,有害健康,未成年請勿飲酒。》

張智強

Gary的一千零一夜

香港土生土長,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EDGE Design Institute Ltd. 創辦人及執行董事、香港大學建築系兼任副教授、米蘭理工學院與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等客座講師。是首位獲邀參加義大利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的香港人,曾任飛利浦(Royal Philips)公司簡約形象(Simplicity Advisory Board)全球五人顧問團成員。

著有《My 32m² Apartment – A 30-Year Transformation》、《箱宅Gary Chang:Suitcase House》、《設計旅店Hotel As Home》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