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世傑作裡的沉悶旅店
GARY的一千零一夜

2018-2-8
易北愛樂廳是漢堡最受矚目的新地標,新舊交匯的外觀相當吸睛。

隱身在特殊地點的旅店總是會挑起我的興趣,尤其當它還位於美麗的地標建築中時,讓我可一舉多得的進行工作研究和私人享受。有著工業城市印象的德國漢堡,近年在創意產業的發展與柏林不遑多讓,最新亮點是,耗費十年斥資八億多美元(約合新台幣二百三十四億元)才剛完成的易北愛樂廳(Elbphilharmonie),奇特外觀如易北河面掀起的豔麗波浪,也如隨音樂跳動的頻率波紋,隨著光線折射,城市景觀的映照流動譜出迷人的色彩樂章。

這樣的建築當然值得專程跑一趟漢堡,而我也以為,沒有比入住其中更能深刻感受其突破性的設計工法和性格。即便對於威斯汀(Westin Hotel&Resorts)這品牌的印象非常一般,仍決定住進音樂廳中的威斯汀漢堡酒店(The Westin Hamburg)。「或許在這史上最昂貴、最受矚目的音樂廳中,旅館會有所不同吧。」我抱著這樣一絲希望。

初見愛樂廳外觀時絕對是動人心弦的。它大膽的讓新舊建築各據一方,下半部保存了老倉庫區充滿歷史痕跡的一磚一瓦,上半部外觀則是由千多片水波紋玻璃窗組成的前衛新裝。壁壘分明的時空卻不互生矛盾,反而增強了彼此的美感能量。不難看出,設計者便是設計出北京奧運運動場「鳥巢」與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的建築公司Jacques Herzog&Pierre de Meuron。

走進音樂廳,除了準備入場聆聽演奏會、盛裝打扮的愛樂者,也有慕名而來、到此一遊的遊客,他們最後總聚集在於新舊建築之間的中空陽台處,欣賞河畔由船隻與城市天光交織出躍動的視覺饗宴。

還陶醉於這建築之美,帶著這份悸動入住房間,然而心中跳動的美妙音符隨之戛然而止,只留一聲沉悶的重低音。

其實我的房間在位置上是非常厲害的,窗外便是縱橫織錯的音樂廳屋頂結構,鋼鐵與玻璃交響出充滿生命力的有機體,如夢似幻,既宏偉又柔軟,表現著德國工藝極致。只不過,室內風格就誤會了「極簡」精神,顏色、家具、配套雖然都相當簡單,但搭配在一起卻只有「乏善可陳」,床邊的兩根大柱更增加壓迫,與音樂廳的質感與氣勢形成強烈對比。

拉不拉開窗簾成了最掙扎的選擇題。不開的話,就像身處冷冰冰的病房中,毫無生氣;拉開時,一格格玻璃窗內其實就是其他房間,若對方窗簾未拉,一舉一動都會印入眼底⋯⋯。最後我還是打開窗簾,整個入宿期間都不關上,至少如此我還有那巧奪天工的建築美景為伴,值回房價。只是我也不敢開燈,寧可在黑暗中偷窺著鄰房故事,扮一個跨國神秘間諜,苦中作樂。

入住這裡也還是有好處,晚上表演散場大門緊閉後,房客可盡情遊覽音樂廳裡的空間,不必與遊人爭搶。只是下次,我還是到河畔其他旅館歇腳吧,再買張音樂會票,讓旅行樂章演奏得更為流暢。

張智強

Gary的一千零一夜

香港土生土長,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EDGE Design Institute Ltd. 創辦人及執行董事、香港大學建築系兼任副教授、米蘭理工學院與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等客座講師。是首位獲邀參加義大利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的香港人,曾任飛利浦(Royal Philips)公司簡約形象(Simplicity Advisory Board)全球五人顧問團成員。

著有《My 32m² Apartment – A 30-Year Transformation》、《箱宅Gary Chang:Suitcase House》、《設計旅店Hotel As Home》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