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河畔共生的經典旅店
GARY的一千零一夜

2018-1-11
挑高的房間做出簡單樓中樓格局,讓空間利用上顯得豐富。

這幾年曼谷觀光將重心轉移回昭披耶河(又譯「湄南河」)河畔,新舊旅店百家爭鳴,總有不同的話題引人入勝。年輕旅店固然饒富趣味,但經典卻是永不嫌膩的選擇,超過一百四十年歷史的曼谷文華東方酒店,更是經典中的經典;不僅為當地人婚禮慶典的首選之地,代表著曼谷發展的歷史,更是世界旅人嚮往的浪漫居所。

慚愧的是,這卻是我第一次入住此城的文華東方。近期酒店也做了一些翻新,小心保留原汁原味之外,也增添不少新鮮感。

曼谷文華東方酒店共分為三個翼座,最充滿故事也最為人所知的就是老翼Author's Wing,是許多著名作家的靈感來源也是隱居工作室,日本電影《再見,總有一天》中女主角入住的Somerset Maugham套房(以作家威廉‧薩默塞特‧毛姆為名)便瀰漫著綺麗神秘的色彩,裡頭所發生的愛恨情仇也顯得特別戲劇化。另外兩個較新的翼座分別為Garden Wing,以及我這次特別選的面對昭披耶河的River Wing,其外表看似新淨,有個規模謙遜的入口處,然而內部古色古香韻味十足,低調的姿態反而更想讓人一探究竟。

這座建築中每一個房間都可能見河,我的房間屬於低樓層,不是特別頂級,反而更貼近船隻來往律動的河面;另一面窗戶則對著古蹟、大樓新舊交錯的城市景觀,窗景如畫,讓人更為滿意。房間面積不大,然而比例剛好,格局也打破標準,利用一層半的樓高隔出樓中樓的配置。樓下是個小巧精緻的客廳,掛了幾幅老曼谷的風情照片,配合家具自然的色調讓氣氛顯得優閒恬靜。樓上則是臥床區,簡單的高度落差就打造出私密感,非常適合作息不太一致的旅伴。

經典之所以會成為經典,靠的往往不僅是什麼豪華裝潢,或是昂貴擺設,而是見微知著的細節。像是小如浴室裡的廁紙,都要在第一張印上代表酒店徽章的浮雕印,並小心翼翼折出前端圓滑的等邊三角,令人不忍使用破壞,殘忍的丟入馬桶或垃圾堆裡,我只有先仔細撕下這一張,做為蒐藏。

酒店裡處處是清新宜人的盎然綠意和新鮮花香,連走道休憩處都擺放百合等各式白色花束,既賞心悅目又能提振五感享受,可說是我見過最善用花藝的旅店之一。

此趟到曼谷使用最多的交通工具就是船隻。我也將旅行的步伐聚焦在河畔附近幾個熱點,並細細拜訪了泰國知名建築師、也是我的好友班那(Duangrit Bunnag)的The Jam Factory。來到文華東方酒店不免要前往其開創曼谷之先的Spa水療服務,我最愛其設在河對岸的設計,必須從旅店處搭乘一艘仿古柚木小船,乘著緩緩水流漂浮划進,心情也隨之寧靜下來,彷彿要前往另一秘密仙境,感受靈體昇華的境界。

張智強

Gary的一千零一夜

香港土生土長,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EDGE Design Institute Ltd. 創辦人及執行董事、香港大學建築系兼任副教授、米蘭理工學院與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等客座講師。是首位獲邀參加義大利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的香港人,曾任飛利浦(Royal Philips)公司簡約形象(Simplicity Advisory Board)全球五人顧問團成員。

著有《My 32m² Apartment – A 30-Year Transformation》、《箱宅Gary Chang:Suitcase House》、《設計旅店Hotel As Home》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