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凍結的旅店

2014-7-10
我所入住的Fresco Suite,是旅店內十分獨特的房間,也是原歷史建築體中被保留的部分

除了香港,米蘭大概是我住得最多、也最熟悉的地方,就像是我的第二個家。即便如此,每次踏進這個城市裡,總會在某個神秘的、新發掘的轉角深處,為它那豐富且蘊涵的旖旎風華所驚豔。而它有許多隱藏起來的美麗,光從表面很難看出,需要真正住在這裡、稍稍費勁的探索,你才會發現,WOW!原來還有這樣的地方。

米蘭的Four Seasons旅店,其實已經開幕多年,但不知為何,我從沒正式入住過,甚至有好幾次已經訂好房間,卻因行程的改變而與它擦身而過。事實上我對Four Seasons並不陌生,因為每次來到米蘭,都會和朋友到這裡吃頓飯、喝杯酒,尤其它那高雅的公用環境和無微不至的服務,總讓人想一來再來。直到今年復活節假期,米蘭的朋友又大力遊說我務必去住上一回,且叮嚀一定要訂最低層面對花園的房間,我才終於正式當了這家旅店的住客,不再匆匆來去。

Four Seasons旅店位於米蘭最最精華的中心地帶,眾多新穎豪華的購物名店近在咫尺,然而旅店本身卻位處較為僻靜的街道上,是棟充滿古典氣質的建築。十六世紀就已矗立在此的它,曾經是座修道院,和米蘭許多其他地方一樣,皆經歷過二次大戰的摧殘,瀕臨面目「半非」後才得以重建,浴火重生。

一改越高層越能飽覽風光的慣有思維,我選的房間是位在第二層的Fresco Suite,亦是旅館裡獨一無二的特色套房。一打開窗戶,我便立刻明白朋友為何提供一個與常理相左的建議──因為那是個多麼不同於外界的畫面,精心打理的綠色花園,宛如我的私人領地般,而這個樓層的房間,不僅原汁原味的保留了十六世紀的建築格局,亦是當年僥倖逃過戰火的遺跡。

躺在床上,便能欣賞高聳天花板那一整片令人屏息的手工古畫,彷彿走入老教堂般富麗且充滿莊嚴歷史感,更有著歲月琢磨過卻依舊豔麗的獨特色彩。若不是液晶電視和DVD player的提醒,每天早晨醒來,都還以為自己墜入了時光隧道,成了文藝復興時期的貴族。

米蘭Four Seasons旅店裡最新的部分,就是才剛開張、由西班牙知名女設計師派翠西亞.尤奎拉(Patricia Urquiola)所打造的Spa。原本就擅長賦予老建築新靈魂的尤奎拉,這次盡力保留了這座修道院地庫的風貌,除了讓它那六、七百歲的原始弧形磚造拱頂盡情裸現,更聰明的運用了石灰、陶瓷、浮雕與木頭等現代自然建材,打上充滿神秘感的燈光,將新舊融合成另一藝術品般的情境。在此游泳、做土耳其浴,就像徜徉在古老博物館裡,是一趟既放鬆又知性的感官享受。所以來到米蘭沒入住Four Seasons旅店,建議至少也要來到這個Spa尋訪一遭。

我花了許多時間待在Spa裡,甚至還做了平常少做的facial,當我向美容師透露我的年紀時,她還很給面子的給予一個義大利式驚呼:「I can’t believe it!」因為,在這棟保留了數百年建築之美的旅店空間中,我的身心青春,也隨之凍結。

【延伸閱讀】
米蘭四季旅店 Four Seasons Hotel Milano
地點:義大利.米蘭
網站: www.fourseasons.com/milan
電話:+39 02 77088 當日入住房型(號):Fresco suite 114
價位:約新台幣28,330元起

《alive提醒您,飲酒過量,有害健康,未成年請勿飲酒。》

張智強

Gary的一千零一夜

香港土生土長,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EDGE Design Institute Ltd. 創辦人及執行董事、香港大學建築系兼任副教授、米蘭理工學院與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等客座講師。是首位獲邀參加義大利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的香港人,曾任飛利浦(Royal Philips)公司簡約形象(Simplicity Advisory Board)全球五人顧問團成員。

著有《My 32m² Apartment – A 30-Year Transformation》、《箱宅Gary Chang:Suitcase House》、《設計旅店Hotel As Home》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