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裡的桃花源旅店

2015-6-25
旅店設計者將黑色素材配合燈光運用得十分得當,也將中國傳統的元素以現代手法精彩演繹。

如果某個經常前往的城市有我最愛的旅館,我總喜歡把它形容為是我的大老婆,其餘的,就是圖新鮮有趣的小三、二奶,或一夜情之後便想忘掉的過客。大老婆的定義就是,無論如何漂泊不定,總會念念不忘,到其所在的地方就必須要抽出幾個晚上,重聚過夜才行。

璞麗酒店(The PuLi Hotel and Spa)是我目前在上海的大老婆,就算客戶已提供好住宿的旅店(通常都是不差的五星級酒店),我都會自掏腰包到此住上至少一夜。如今上海的旅館業已是百花齊放,但漸漸的會發現其中大多數總有所缺乏,例如服務和餐飲優秀的,建築上就不怎麼樣;或設計上砸重金打造的,服務上就令人不甚滿意;也有開幕頭幾年幾乎完美的旅店,再重逢卻發現保養功夫沒到位,歲月也還未真正摧殘就開始出現裂痕……。璞麗酒店則有著穩定的一致性,也沒有一次讓我失望過,就像內外兼具的大老婆般讓人安心。

位於上海靜安區的璞麗,坐擁城市中心地理位置,是不折不扣的urban resort(城市度假旅館)。從外頭車水馬龍的現實中進入旅店,彷彿瞬間穿越入松竹密布的靜謐世界,充滿東方禪味的氛圍,將原本喧擾的心境如瀑布灌頂般冷卻而下,甚至讓入客也忍不住放輕腳步放低聲浪。身處上海又不似上海,這裡更像是不惹塵埃的深山殿堂。

通往接待大廳的走廊便可得知它的不俗,一整面黑色光潔的地板加上透光鏤空黑色網牆,加上幾尊低調的放大版古石獅印章,既個性神秘又高雅尊貴。旅店設計將中國文化中忌諱的黑色用得十分到味,不但塑造出寧靜遼闊的空間感,也將隨處可見的中式骨董襯托得十分矜貴。大堂的光牆,以幾個簡約的燈箱加上夾紗玻璃排列,並在底部只利用一面玻璃,做出無限延伸的畫面,如真似幻。

設計者擅長以簡約乾淨的手法,就將東方美學表現得淋漓盡致,非常聰明,而不管顯不顯眼,其在細節上的處理也非常用心,可以說是完美主義者的作品。尤其是燈光的處理,許多地方在不同時間會做不同的細微變化,具有舞台的效果但又不致過度戲劇化,是非常安靜精巧的表演,卻也深深打動人心。

我喜歡旅店面對靜安公園的景色,若拍浪漫電影的話會是非常棒的取景,下起茫茫白雪時更是動人,因此選擇房間時越低層越好,越能貼近自然景觀而全然忘卻城市煩擾。

服務上的大方則更讓人開心,管家有著真正私人管家的質素,一般旅館只到下午六點截止的清潔時間可到晚上九點鐘,早上更不用睡眼惺忪的慌忙趕早餐時段,而是隨自己的時間從容到餐廳用餐就好……,更棒的是,房間裡每天都會免費奉上半瓶上好紅葡萄酒、半瓶白葡萄酒。

居住於此,我就如同官宦人家裡的大少爺般,什麼都不必煩惱,凡事都有大老婆打理,安心享福便是。

《alive提醒您,飲酒過量,有害健康,未成年請勿飲酒。》

張智強

Gary的一千零一夜

香港土生土長,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EDGE Design Institute Ltd. 創辦人及執行董事、香港大學建築系兼任副教授、米蘭理工學院與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等客座講師。是首位獲邀參加義大利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的香港人,曾任飛利浦(Royal Philips)公司簡約形象(Simplicity Advisory Board)全球五人顧問團成員。

著有《My 32m² Apartment – A 30-Year Transformation》、《箱宅Gary Chang:Suitcase House》、《設計旅店Hotel As Home》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