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琥珀色寶藏

2017-3-16

在眾多的葡萄酒種中,現下最冷僻的,是加烈酒與甜白酒。雖仍有媒體和酒評家的關注,但在甜味與高酒精常被妖魔化的年代,即使價格低廉也難逃愛好者日減的命運。即使熱門如波爾多,當地最頂級,釀造成本最高的貴腐甜酒Sauternes產區也經歷了長年的滯銷與虧損。許多偉大的一級名堡如Ch. Guiraud或Ch. Lafaurie Peyraguey等紛紛改釀更多的干白酒以自救。

而結合兩者的加烈甜白酒更是冷中之冷。稍有名氣的如Cream類型的雪莉酒或白波特、香氣討喜的蜜思嘉,即使蕭條也還略有市場。但像法國南部Rivesaltes產區的加烈甜白酒Ambré則已經有相當長的時日被葡萄酒世界所遺忘了。就字面上來看,Ambré是琥珀色,顧名思義,這是一種經過長時間氧化培養,讓顏色變深如琥珀般的加烈甜白酒。

跟許多氧化式的加烈酒一樣,時間常常是最好的釀製材料,等越久常越能發展出氤氳悠長的陳年風味,甜味與酒精也越隱而不顯,隨著時間,融合協調成豐盛脂腴的質地。長年被市場遺忘,卻也意味著熟成的時間可能變得更長才能售出,即使酒因時間變得更迷人了,庫存的成本也更高了,卻也只能賣更低的價格。

但這些應該相當珍貴的陳年老酒,其實也常出現在我們身邊,在台北的大賣場花不到四百元就能買到一款經十五年木桶熟成,相當豐富精彩,一九九七年份的名廠Ambré琥珀酒。雖有撿便宜之樂,但誇張的低價讓架上特賣的酒卻透顯著一股時不我予的悲涼感,特別是對比於過去曾有過的輝煌。

因為實在太難賣了,許多當地的酒莊都早已停產琥珀酒。釀造加烈酒專用,混種著不同品種的老樹園,開始被用來釀造質地豐厚的干白酒。但酒窖裡的角落卻還仍常留著一些舊木桶,存著還未賣完,只好繼續熟成的老琥珀酒。那些,其實是法國地中海岸最值得保存的文化遺產。沒有太多例外,不跟著潮流,反而才能輕易喝到最珍貴的滋味。


林裕森

開瓶之前

法國巴黎第十大學葡萄酒經濟與管理碩士、法國葡萄酒大學侍酒師文憑。美酒佳餚專業作家,被譽為華人世界最好的葡萄酒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