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宿舍的可能性

2010-5-6

妹島和世今年剛在台北士林紙業空間辦了一場別出心裁的建築作品展,妹島和世的純淨建築模型,被放在破敗的舊紙廠建築廢墟內,強烈的反差,更凸顯出妹島建築的極簡與純粹,這也是妹島和世親自挑選士林紙廠舊廠房做為展出場地的主要原因。更戲劇性的是,就在妹島和世建築展進行的同時,傳來妹島得到今年建築普利茲克獎的好消息,讓人著實對這位日本女建築師刮目相看!

身為一位女性建築師,妹島和世也曾設計過女子宿舍,而且是一棟八十個人共同生活的工廠女工宿舍。這座位於九州熊本的再春藥廠女子員工宿舍,就是希望讓年輕單身女工們,擁有一個有如家庭般的宿舍生活,既有紀律管理,也兼有個人隱私與自由。這樣的設計企圖並不容易,但在妹島的努力下,最後居然打造出一座令人驚豔的現代女子宿舍。

關於女子宿舍的記憶,很少人擁有美好的印象,大部分的人擁有的,都是制式化、管制嚴格,以及缺乏溫暖等等的負面空間經驗;有些女子宿舍,甚至有鐵絲網、鐵窗,有如監獄一般。

妹島和世的建築以純淨玻璃盒子著稱,不論是東京表參道上的CD旗艦店,或美國俄亥俄州托里多市美術館的設計,基本上都是一座玻璃盒子,而且玻璃盒子夜晚都會發出亮眼的光芒。再春藥廠女子員工宿舍也是一座夜晚放光明的玻璃建築物,臨道路的建築立面由霧面玻璃構成,夜晚開燈時,整座建築散發光芒,猶如夜光明珠一般。

宿舍內部現代感十足,鋁板、鋼柱等金屬建材,搭配霧面玻璃與清玻璃,讓整個女子宿舍不僅沒有監獄的冷酷感,反倒因光線充足與建材新穎,而呈現出朝氣與活力,甚至有種時髦潮味。宿舍裡頭主要空間是挑空的大廳,大廳中的會議桌兼做餐桌及休閒使用,公共的生活空間旁,則是一排裝有霧面玻璃拉門的臥室,臥室邊也設置多座梳妝盥洗的流理台,所有的生活需求都被安排在整棟建築物內,猶如大家庭的生活方式,這也是日本藥廠喜歡營造的企業精神。

不論如何,妹島和世創造了不同於傳統的女子宿舍,這樣的宿舍生活或許仍無法滿足不同個體需求,但她畢竟為女子宿舍空間,開創了另一個可能性。

李清志

發現酷建築

實踐大學建築系專任副教授,一九六三年生,自幼嚮往電影中的偵探生活,後自命為「都市偵探」,致力建築與跨界藝術文化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