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齒博物館
發現酷建築

2018-2-13
木頭斷面被塗上白漆,阻絕木材維管束,以防木頭被溼氣侵蝕腐爛,這也是當地木造建築的特色之一。

日本建築師隈研吾以「弱建築」著稱,宣稱建築其實不是永恆的,建築也是脆弱的。這樣的觀念,讓現代迷信建築永恆價值的人們,帶來極大的衝擊與省思。這幾年他善用自然材料來進行建築構築,包括木頭、竹子、稻草,以及石頭等建材,一方面除了呈現日本傳統建築的精神之外,同時也讓人感受到自然材質的衰敗,體會到建築也是會死亡的。

這幾年隈研吾完成了很多木頭組構的建築,最有名的,包括九州太宰府天滿宮的星巴克咖啡店,以及東京都南青山的微熱山丘旗艦店,木頭的構築有如鳥巢一般,編織成一整個穩固綿密的架構。

因為隈研吾最近的建築作品太多,他也試著用形容詞去分類他的建築作品。這種木頭組構的作品被稱作是「刺刺的」建築,位於名古屋的齒科博物館研究中心(Prostho Museum Research Center)就是屬於這類型的建築。

這座齒科博物館位於住宅區內,低調又沉穩,但是木頭格狀構造,卻又讓整座建築顯得特殊而不凡。

從外頭觀看,只見一座龐大的木格子結構,複雜卻有秩序感,傳統又有現代氣質,讓人不知道裡面隱藏何方神聖?事實上,整個建築在社區裡,散發著一種神秘氣息,也吸引著人們更想前往一探究竟。

日本飛驒高山地區,長久以來就有高超的木匠工藝,齒科博物館的木頭格狀結構,就是以這種可拆解的格狀結構所組成。木頭斷面被塗上白漆,阻絕木材維管束,以防木頭被溼氣侵蝕腐爛,這也是當地木造建築的特色之一。齒科博物館研究中心其實是齒科材料公司所設立,展示內容不多,整個大廳空間充滿著木頭格狀結構,塑造出猶如森林一般的大小空間,從進入時的狹窄低矮,逐漸進入開闊大廳,讓空間呈現不同的變化。

大廳空間中放置著巨大的牙齒模型,門牙、臼齒與犬齒的巨型白色模型,就像是現代雕塑品一般。大廳盡頭擺放著日本美麗女神的雕像,目的是告訴參觀者,齒科醫療技術是追求美感的藝術,而不只是一般醫務治療而已。整個空間就像是一座森林中的牙齒殿堂,當光線從格狀結構中照射進來,呈現出神聖的光影效果,令人心中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我在陳列巨大牙齒模型的大廳中沉思,想到齒科技術有異曲同工之妙,與建築設計都是技術與藝術的結合,也都必須考量材料與實用性;植牙過程有如大樓的基礎工程,矯正牙套又像是建築大樓的鷹架,美白除垢則是建築的表層保養與清潔工作,兩者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牙醫師事實上就是「牙齒的建築師」,所以牙醫師與建築師一樣,除了醫療技術的學習之外,也必須有藝術美學的薰陶,才能真正造就出一位優秀傑出的牙齒建築師。

☛想看更多文章嗎?點擊訂閱alive旅遊週報!

李清志

發現酷建築

實踐大學建築系專任副教授,一九六三年生,自幼嚮往電影中的偵探生活,後自命為「都市偵探」,致力建築與跨界藝術文化探討。